不要五花

わたしはいまあなたをすきになって―――はんにゃ

【杂谈】如何应对死不悔改的抄袭者及其NC粉?

黄油:

※本文开放站内转载 转去微博/空间/票圈 注明作者即可 无需询问 我只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反抄袭的行列!


最近反抄袭的风刮得正凶,似乎在每个社交平台上都能看见大家对于唐七、流潋紫等时间的种种议论与争执。


今天呢,我来聊聊两个很多人都不能理解的问题





“为什么抄袭者能那!么!不要脸?!”





郭敬明曾经是抄袭教主,抄完《圈里圈外》抄Fate,满世界各种抄,缴了罚款继续抄……直到现在,这名声也没完全洗白。


而唐七更是让人大开眼界,抹黑原作者大风啊,蹭地震热度啊,无耻程度一时之间都把郭教主盖了下去。


流潋紫当年被赶出晋江后还能厚着脸皮表示“虽然调色盘说我抄了二十多部作品但我坚持认为40W字的内容基本上都是自己原创的哦”


种种丑态,让人目瞪口呆。


我看见微博、朋友圈中有不少人表示


“天哪人怎么能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证据如此确凿,他们是瞎了吗?居然还抵死不认错?”


别想了,他们没瞎,但他们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在发出那篇抵制ssss的文章之后,我收到了一些私信评论的质疑。它们基本围绕以下几点展开(我稍微进行了一下归纳总结。原私信看起来大都没什么逻辑,不像是出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之手,no offence):



“三生三世写得比大风刮过的书好看多了!不然为什么它更有名?!”


“为什么电影一上映就有这么多人来黑?电视剧的时候怎么没有?这都是剧版的阴谋!”


“谁说这是抄袭的了?唐七自己都说了不是抄袭!”


“如果真的是抄袭,为什么大风刮过不去告?是不敢吧!”





我并没有回复他们。因为上面这些话,每一句,都有众多反抄袭义士们进行了字字珠玑的反驳,在网络上随便一搜就能收个满怀,看不到的不是真瞎就是装瞎,没办法的。


说出这种话的人呢,就是所谓的NC粉。何谓NC?脑细胞残障者是也。


然而大家生下来的时候全都是一群同样可爱的孩子,怎么有些人会长着长着就脑细胞残障了呢?


这当然是外界因素刺激的结果。这个因素就是对抄袭者、抄袭作的“爱”,乃至“崇拜”。


这不是一般的爱,不是“恩这部小说文笔优美情节流畅构架宏大我喜欢”的那种爱,是一种被“神化”了的爱


在这群可怜的残障人士的心目中,抄袭者是被黑势力欺压的女神,而他们则是阔步东征要去赴圣战的十字军。凡是和他们意见相左的,统统会被斥为是黑势力丢来动摇军心的邪物,不足取信。


“十字军”绝不会被动摇,因为他们的女神正在后方高举着双臂呼喊“上吧勇士们,为我而战!”这是比福音书更灵的天籁,他们又怎么会被所谓“证据”动摇呢?


那如果这个时候“女神”突然跪倒在地双手捂脸说:“诶呀勇士们,其实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才是魔王。不过你们还是愿意为我而战的对不对?”


你猜那些以正义自诩的“十字军”们还会有几个人留下来?


——拜托,我为你抛头颅洒热血腌臜事做了那么多,结果你自己突然投降了,玩儿我呢?粉转黑粉转黑。


能当大魔王的人都只是坏,而并不蠢。大兵压境的关头,他们怎么会做这种自乱阵脚的事情呢?


所以道歉这种事,不存在的。


这一做法由郭敬明教主起头(法院判了就赔钱,但是在任何场合都绝对不承认抄袭绝对不道歉),由流潋紫贯彻(“虽然我都被网站官方惩罚了但我知道我是个好写手”),再由唐七发扬光大(呵,唐七、于正等人干过的那些事儿,我都不忍心打出来,脏了我的手,污了大家的眼睛)。


哦呵呵呵,要不要为你们鼓掌掌?







“跟NC粉讲不通道理怎么办?”





讲不通就别讲了,没用的。


以目前的医疗手段,脑细胞残障无法被根治,只能寄希望于患者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自行康复。


想要通过讲理治好脑细胞残障,就好比想要通过狂灌板蓝根治好白血病,那都是无用功呀。


所以呢,有跟NC粉讲道理的时间,不如把目光投向更远的地方。




大家应该能发现这样的现象:很多话题在网络上吵得沸沸扬扬,随便点开一个社媒都是满屏的激烈议论。可当屏幕一关,大家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好像身边人都不怎么关心它,甚至完全不知道这件事的也大有人在。


最近的抄袭风波也是如此。整件事看上去是一锅沸水满地在泼,可不论是反抄袭斗士还是抄袭者NC粉,都只是总人口数中的绝对少数,加在一起都没有路人的零头多。


所以既然谁也说服不了谁,那不妨赶紧把目标转向更宽广的群体咯。


板蓝根虽然治不了白血病,治个头疼脑热还是蛮管用的。


摆证据讲道理虽然说服不了NC粉,但努努力也可以换来不少吃瓜群众的“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那我不看了”


众位反抄袭斗士们辛辛苦苦做出来的调色盘、写出来的文章、剪出来的视频,其实都不是给NC粉们看的,而是希望能让更多路人明白真相。毕竟那些不关心二次元撕X事件的阿姨们才是《楚乔传》《甄嬛传》的收视贡献主力军。


我们要做的,我们在做的,就是想办法告诉路人们:


“抄袭是不对的”“抄袭作品应该被抵制”


“看着得意洋洋的抄袭者,惨遭倒打一耙的被抄袭者,您心里不难过吗?如果再不行动起来,他们现在受的委屈也可能会降临在您和您爱的人身上!”


……


至于NC粉?不好意思,咱没那个精力跟你纠缠。我宁愿看新东方的广告单都懒得搭理你。


祝你们脑细胞残障痊愈后(但愿真有那么一天吧),回首这段黑历史,不会尬到想剜眼珠子哈哈哈

门一十:

国内总是有那么些事情无聊至极。

千代瀞语-SPM高考倒数QAQ:

无言了,心凉凉的

泊心无言:

真的,第一次,气得仰天长笑,一抹眼睛,却都是眼泪

太过分了,我们中国,还要怎么样?抄袭,我们能做什么?

但是,我还是愿意,为那种愤恨,为那种正义,尽我一臂之力!!!!!!!

我们团结起来,一起努力,反抄袭,好吗?

苏正经:

开放转载

唉,占大家首页抱歉了,只是一些个人观点

可能语言有点偏激,心情有点糟糕

当然我们希望这种事情少一点,希望国产片能有更棒的企划和设计

少一点这样的抄袭

占了tag,再次抱歉了,有不妥的地方我会删掉的。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七夜沄【誓死捍卫太太:)】:

这这这这这就是我!!

1818黄金眼:

太太给我留评论或者回复我了,给太太打字的时候删删减减然后又觉不妥全删掉重新打…简直就像给自己喜欢老久的男孩子告白一样纠结……不过还是好幸福啊嘿嘿嘿

粟田口一家出了个叛徒(3)

  “今日阳光明媚,百里无云,处处风景秀丽,鸟语花香,三日月和蔼可亲……”
  “妈,说人话。”
  “带着三日月宗近给我滚!再靠近厨房一步今天的午饭就给我喝酱油吧!!!”
  “哈哈哈,甚好甚好。”
  “妈,你不能这样啊!没了春藤我就是条咸鱼了。”白琉日常吸春藤。
  此时的春藤穿着改过的一期的衬衫和乱挑的黑色百褶裙,外加骨喰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的黑皮鞋,跟着烛台切在厨房打下手,试图无视了抱着自己腰的白琉以及坐在刀板上企图强迫烛台切给自己泡茶的三日月。但在并没有什么卵用。
  “滚滚滚!你不是寻梦寻的很开心吗?不是说要和你的金铃儿同生共死吗?干嘛回来看我们这群磨人的小刀精啊!”
  “妈,你是不是又用我的电脑了!你变了!你不再是曾经那个妈了!你不爱我了!我要带着春藤私奔!离开这个令人伤心的家!”白琉就试图拉着春藤跑,但一期一振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您的好友,弟控妹控狂魔一期一振已上线]
   “主殿,你又试图带我妹妹去哪啊?”一期一振微笑着挡住白琉的去路“话说回来,歌仙好像还在找往他茶里丢毛毛虫的人呢~你是不是应该要去做什么呢?主殿?”
  “啊哈哈哈,我似乎想起来我要去寻梦了!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吧!拜拜拜拜拜拜拜拜拜拜”
  “尼桑!”终于不用被口水洗礼的春藤高兴的丢下正在切的西红柿,直直的扑进一期一振的怀抱里“尼桑,刚刚光忠先生他教我怎么做冰淇淋了哦!这下光忠先生不在的时候也能吃到甜甜的冰淇淋了哦!”
  “是吗?不愧是我妹妹!真厉害!”一期一脸傻哥哥的表情。
  “一期尼!不好啦!主殿她抱着春藤的本体寻梦去啦!”
  一期一振感觉自己脑子里面有条线断了。
  “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

刚刚午睡,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期尼抱住我的腰,






































然后猛地给我来了个过肩摔。
我:??????当场就被吓醒了

粟田口一家出了个叛徒(2)

   “早上好,药研。”鲶尾领着刚刚睡醒的春藤来到粟田口一家的大宿舍“啊,药研,你能帮我把退的內番服找出来吗?春藤现在没有衣服可以换。”
   “给,发生了什么吗?”药研推了推眼镜,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啊……其实昨天晚上,鹤丸他把主殿买给春藤的衣服偷走了,现在的话……大概已经变成烤鹤了吧……”
   “果然。难怪一期尼不知道去哪里了……”
   “药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琉突然冲过来,一个滑铲抱住了药研的大腿“你千万不能吧退酱的裤子给春藤啊!春藤的大腿是我活下去的动力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将,一期尼在你后面。”
   “……药啊,这个本丸和春藤就交给你了。”
   “哦,大将,走好。春藤我带你去吃早餐吧。”
   “嗯。”
   白琉看见已经换上长裤的春藤,一副世界崩坏了的样子“我的春藤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腿啊啊啊啊啊啊啊!”
   “主殿,我觉得鹤丸殿下很想和您在一起说说话不是吗?”
   “等等一期一振!放开我!让我再舔一次春藤的腿啊啊啊啊啊啊啊!放开我!放开我!嗷!”

和朋友聊天时的迷之脑洞23333,该不会下一步粟田口的刀就是蓝毛吧2333,那样子就真的可以去打篮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